站内搜索:
廉政文化
传统文化
首页 > 廉政文化 > 传统文化        
[评论]收受红包“不卑鄙”?
  • 来源:汕头廉政网
  • 日期:2005-05-11
  • 阅读数:2887
  • [打印][关闭]

 

 

朱兆龙

 

 

    广西苍梧县原县委书记李彬案发后,侦查人员发现他家庭资产达到360多万元,其中受贿的有26万多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有108万多元,还有117.3万元则是他历年所收的红包钱。李彬犯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已被判刑,他忏悔成为红包书记的原因,让人们又看到一种思想的诡谲。
    李彬说,虽然对红包我也反对过,抵制过,但由于自己的意志不坚定,由最初的反对、抵制到默认,最后成为红包的牺牲品,自己还以虽不高尚,也不卑鄙来自我安慰,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犯罪的深渊”(426日《检察日报》)
    收受红包虽不高尚,也不卑鄙么?诡言歪理,自欺欺人。
    红包大体上有三类,有卑鄙的,有不卑鄙的,当然更有高尚的。
    不卑鄙的红包是亲人们亲戚间相互馈赠的红包,不管数目是多是少,没有功利,没有圈套,没有寻租,没有期权,有的只是家人之间的亲情和支持,亲戚之间的友情和礼节,这种传统的红包,一点也不卑鄙。
    上官收受下级的红包,收的是卖官的钱。官员收受商人的红包,收的是卖权的钱,卖国家利益、纳税人利益的钱。官员收受群众的红包,收的是卖群众切身利益的钱。这些红包,不论打着什么印记,诸如拜年啦,过节啦,感情啦、友谊啦、哥儿们的、给孩子的、小意思啦之类,只要收受了,都是贪婪和卑鄙。
    因为,在法律上,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利已被刑法所禁止,收受红包,有法不依,岂不卑鄙?在纪律上,公务活动中不得收受他人的礼品礼金和财物,早已被党纪所禁止,收受红包,有纪不遵,岂不卑鄙?在道德上,卖官鬻权早已为历朝历代的官德所不齿,何况在党政活动中进行权钱交易,置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于不顾,有纲不循,有德不守,岂不卑鄙?堂堂的县委书记被人们呼为红包书记,那形象已经卑琐得既可怜又可嫌,还不卑鄙么?
    贪官认为收受红包也不卑鄙的想法,是他自我放纵的自我麻醉,也是社会上一种不卑鄙氛围的衍生思潮。官以钱得,政以贿成,事以包办,似乎是一种社会现象;人们往往叹惜社会上如何如何,其实打错了板子;贪官们振振有辞地说社会上如彼如彼,那是在欲盖弥彰。红包现象不是天生的或必然的社会现象,而是贪官们造成的社会现象。倘若官员们都严守法纪,坚不收钱,那红包就不会大行其时,更不会蔓延成一种社会现象。官们暗地收受红包,开了做买卖的摊位,放了收红包的坏样子,使红包成了一种影响很坏的社会现象;却说是社会风气如此,不收就是不成熟,不团结,就是大逆不道的另类,上得不到信任,下得不到拥护,结论竟是非收不可! “虽不高尚,是放弃先进性的腐蚀剂,也不卑鄙,是自甘堕落的护身符。卑鄙者为不卑鄙找出理由,蛊惑共鸣成一种腐败文化;不承认卑鄙的灰色情结,借着社会现象的外衣,反过来又为不卑鄙论张目,制造了一种红包氛围;也不卑鄙论就是卑鄙思想、卑鄙行为的卑鄙牌坊。
    高尚的红包,与贪官们无缘。温总理送给困难职工的红包,任长霞送给孤儿的红包,牛玉儒送给贫困老人的红包,张云泉送给上访人员们的红包,那是共产党人献给人民群众的赤子之心,何等高尚! 可惜贪官们除了作秀是不会真心诚意地不声不响地与这种红包结缘的。高尚是高尚者的光荣榜,卑鄙是卑鄙者的身份证。贪官们收受的卑鄙的红包,成了他们通往监狱的身份证和走向地狱的通行证,可耻也乎,可叹也乎。默认或奉行虽不高尚,也不卑鄙论的人,当心了。

 

 

 

版权所有:中共汕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汕头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市委大院9号楼 邮编:515036
技术支持:捷径科技 粤ICP备05070853号 共48049301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