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廉政文化
廉政文化
首页 > 廉政文化        
蔡熙的故事
  • 来源:汕头廉政网
  • 日期:2007-08-01
  • 阅读数:3474
  • [打印][关闭]

蔡英豪

 

宁可落榜 也不行贿
    清代末年,澄邑程洋岗人蔡熙上京赴试,蔡是邑中才子,诗词歌赋,满腹才华,可谓脱颖之才。
    到了京城,蔡熙照朝廷规定,投宿公寓,入考场应试,他落笔如龙戏水,很快完成那“破题、承题、起讲、提比、虚比、中比、后比、大结”的八股文,三场考试,均一一通过。
    这期间蔡熙拜见了宗叔翰林院蔡新,蔡新虽系闽籍,然与澄人蔡姓者确为同宗同脉,故热情相待,问了蔡熙考试情况,也认为“此次参加春闱,金榜首列可卜。”便满心欢喜,让蔡熙拜见当朝宰相文华殿太学士穆彰阿。
    来京日子既久,殿试又未放榜,蔡熙为人孝道,念及双亲,急欲回归,便劳蔡新陪他与穆彰阿拜别,作礼节性的辞行。穆问及蔡熙近日情况,蔡答:“国子监考官召见,命晚生当场挥毫,晚生应命,写就唐诗一首。考官看了我书写的字,拿起朱笔,圈了三个,称赞写得刚柔得体,流畅圆润……”穆彰阿听到这里,连连点头,蔡熙又说:“考官又问我,你自己还觉得哪几个字写得好?我拿了笔将其中一个圈了。”穆彰阿急着问:“你为什么不跟着圈三个呢?” 蔡熙答:“因为这一个写得刚劲有力,算是最好,他们却没有圈上,我就补圈了,至于其它的字,比较一般,就没有圈的必要了。”
    穆彰阿笑了,蔡新也笑了。蔡熙却莫名其妙。穆彰阿看蔡熙蒙在鼓里,问问蔡新:“您没把规矩告诉他?”蔡新答“他才思敏捷,谅能解意,故未言及。”穆彰阿又对着蔡熙哈哈大笑:“如能跟着圈上三个,本科一甲就是你的了。可惜!可惜!”
    拜会回来,蔡新才把“每朱圈意味送纹银一仟两”的官场谙套告诉了蔡熙,蔡熙一听,如头上淋了一盆冷水:“我蔡熙一介寒儒,那有三仟两银子行贿,就算我宗叔族兄乃京津商贾,要我伸手要这么多钱买官,我也摸心有愧,我宁可落榜,也不行贿。”
    蔡新是个爱才的人,又不愿介入行贿一事,只好安慰蔡熙回家看顾父母,安心听命。
    蔡熙走后,穆彰阿来到国子监查阅案卷,看了蔡熙殿试论文,啧啧称赞,一查金榜,却榜上无名。惜才之心,使这个穆彰阿不得不突破那“三仟两”的成例,下了一道命令:“雕唐辂,入蔡熙。”
    一个月后,蔡熙中进士的喜报和封赠诏书,一起来到澄海县,蔡熙终于踏上仕途,往湖北枝江赴任,以后又到广西供职,为官清廉,林则徐来两广禁烟时,他还为禁烟出力,深得林则徐的称赞。

协助禁烟 不收谢礼

    清道光十四年,中国政府下令禁止洋船运鸦片进入中国。十六年,又下令厉行严禁,凡贩运、销售与设馆吸食鸦片者按律治罪。十九年,清政府鉴于英国政府纵恿商人的非法活动,特派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到广州厉行禁烟。
    林则徐到了广州,牢记他在道光皇帝面前的“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的誓言,晓谕洋人守法,“责令夷人将趸船所存烟土尽行缴官”,并限期三日,以后如带烟土进口,一经查货,货尽没收,人即正法。
    为了知己知彼,掌握情况,以便彻底灭绝烟土,林则徐一面明令布告晓谕,一面派出密使打探各处消息,还带随从二人,微服私行,亲自视听。一日,林则徐微服来到码头,他看见一个人在那里踱步,面对洋人耀武扬威,感慨不绝,不禁上前视之。林则徐上前跨了两步,与那人打了个照面,两个人聚然停住脚步,既而两相上前,互相拱手。原来,林则徐无意遇到阔别多年的早日中进士的同窗好友。
    这人名叫蔡熙,广东澄邑程洋岗人氏,原在广西为官,然知事之职,官卑职微,违心之事纷至迭来,他于是辞官回粤,因他手头尚有一宗广西商人勾结广州商人贩卖大烟案还未理楚,故暂驻羊城小驿,一面查勘,一面等待皇上恩准回梓奉母。蔡熙的祖辈蔡九敏曾任翰林院修撰,秉笔不阿,颇负盛名,深得林则徐的敬仰,于是,林则徐当即邀请蔡熙过门谈叙。小驿与行辕,本是一墙之隔,小驿驻的是过往小吏,而行辕驻的是达官显宦而已。蔡熙随林则徐来至行辕,畅叙别后离情。林则徐在繁忙的禁烟公务中,稍有公余,也到蔡熙住地议世论政,抚今追昔,言谈十分投契。林则徐亲眼看到蔡熙家陈设十分简陋,蔡夫人纺纱织布帮助活计,侍儿佣人极少,便问蔡熙说:“兄台为何清苦如是”?蔡熙说:“罪恶之帛,受之悖理,血汗之钱,受之有愧,唯靠俸禄度日,加之恤贫济困,如是而已”。林则徐听后哈哈大笑说:“廉堪嘉,苦未必。”并对蔡熙说:“目下禁烟,大批鸦片烟土缴官,大小商人如热锅之蚁,四处求情。通洋巨贾,严惩不贷;查禁充公,罚款惩办;对偶犯之小商,则宜诲之以理,君能助我一臂否?” 蔡熙满口应承了。
    隔天,林则徐在广州召见中国商人,凡与贩运买卖鸦片有沾边的,都叫来开会,先问大家有何要求,商人们纷纷要求从宽开赦。林则徐对他们说:“本官奉旨而来,皇命在身,令行禁止,休怪无情,你等所为,有轻有重,律有明断,何必到处托人情,苦求央告,就是托我之挚友蔡熙来求于我,我也不能悖理。”林则徐话中有话,那些商人早已听得出来。
    会散之后,许多人便到蔡熙驻地拜访,要求蔡熙转告林大人从宽发落。蔡熙对那些丧尽天良,勾结英商,大宗贩运鸦片的家伙,严厉斥责;对那些偶犯者给予善诱的教育,希望他们能检举揭发他人,主动交出烟土,交代贩运渠道,立功赎罪,取得林大人的谅解。果然,在蔡熙的教育启迪下,许多偶犯小商主动缴烟,并揭发了暗藏鸦片和内销的渠道。林则徐大喜,对这批小商人宣布不予惩处,有的还当众褒扬。这批商人真是欢喜得泪花飞溅,回到家中,备了薄礼,前来小驿答谢蔡熙对其启迪之恩。因蔡熙为官清正,谁也不敢重礼,有的备了十斗米,有的备了二匹麻布,有的送上一块白璧,有的送上徽墨湖笔。蔡熙见状,请出他的夫人,按名姓礼品如数登记,造了一份清单,办完,就带众商人连同礼物一起到林则徐行辕。林则徐看到这个场景,哈哈大笑:“诸位薄礼重情以谢蔡君,一片真心,蔡君请诸位前来,则表心领,请各位各自带回。”众商人纷纷请求收下,两人俱皆婉言辞谢。
    众商人走后,林则徐对蔡熙说:“君解我意否?”蔡熙答:“借真情,怜苦吏,衡遗风。”林则徐又哈哈大笑:“蔡君廉正之风,清苦之度,皆为我范!不愧史官后裔也”。

 

下一篇:陈廷光
版权所有:中共汕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汕头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市委大院9号楼 邮编:515036
技术支持:捷径科技 粤ICP备05070853号 共47534297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