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廉政文化
廉政文化
首页 > 廉政文化        
陈廷光
  • 来源:汕头廉政网
  • 日期:2007-08-01
  • 阅读数:5974
  • [打印][关闭]
重赴鹿鸣宴的陈廷光

陈作畅

 

    我国古代科举制度中,举人于乡试考中后满60周年,重逢原科开考,经批准,与新科举人同赴鹿鸣宴,称为重宴鹿鸣。
    老举人获“重宴鹿鸣”,历史上为数极少,就今地域而论,澄海人获此殊荣者仅有两人。一是龙田乡人蔡继坤;一是隆都前美人陈廷光。陈廷光比蔡继坤年代早。陈廷光获“重宴鹿鸣”是乾隆十八年(1753年),那时隆都属饶平。而蔡继坤获“重宴鹿鸣”是道光十五年(1835年),两人相距82年。在旧时,一个老举人能获得朝廷恩赐“重宴鹿鸣”是一件非常光彩的事情。蔡继坤获“重宴鹿鸣”,龙田蔡氏敦本堂以此为最高荣耀,祠堂门联书明:“文林世泽长,重宴家声远”。陈廷光也然,他获“重宴鹿鸣”后,官府为其建牌坊,置于前美通往店市的市路上,至解放后,因平整土地拆除。
    以前人们之所以敬重老举人“重宴鹿鸣”,是因为要获此殊荣很不容易。除年龄条件,即考中举人后满60周年重逢同科开考时人健在外,还必须有突出的政绩功绩,德高望重并经朝廷批准。
    陈廷光有幸获得“重宴鹿鸣”,实属来之不易。他在乾隆时期是潮州府的一个名人。乾隆版潮州《潮州府志》有传。
    陈廷光,又名陈晦洲,字笃序。他生于康熙十年(1671年),卒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享年86年。他自少天资聪颖,勤劳好学,22岁中康熙癸酉科(1693年)第38名举人。传说他考中后回乡仍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照常卷起裤腿到田中踏“水车”。当时本地官府来祝贺,他也顾不得洗净腿上泥土,就奔回家与官员相见,谈吐谦和,深受赞扬。不久,朝廷召他外出做官,他轻装上路。到了京都,朝廷初授他内阁中书,后改授直隶(今河北)赞皇县知县,莅任12载,还署理了获鹿、阜平两县印务。他在职勤勤恳恳,不畏艰难,也不畏权贵。这赞皇县地处河北西南部,太行山东麓,属穷乡僻壤的贫困山区,只靠“望天种田”,别无出路。因为经常缺水发生旱灾,生产不发达,民众生活十分艰苦。有次发生大荒,陈廷光不顾自身安危,只顾救民救苦,在派员上奏朝廷的同时,毅然大胆“开仓赈济,仓粮不敷,(就)捐奉买米继之,(使民众)活之甚多”(据前美《陈氏族谱》)。之后,陈廷光思虑,这样赈济,只是权宜之计,要解除民困,万全之策,是帮助百姓设法抗旱,发展生产。他身体力行,命家乡族人从隆都出樟林,经海运送去一部“水车”,教当地民众寻泉挖渠,车水浇地,减少旱灾,倍受山民颂扬。陈廷光在任还注重移风易俗,倡导新文明。据《潮州府志》人物传中记载,当时赞皇县“山邑民醇俗陋,同姓为婚习以为常”,陈廷光认为“男女同姓,其生不蕃”,主张予以革除,后经3年规劝说教,终于被民众接受,实行异姓为婚。为使山民提高文化,他还发动殷裕人家“捐置学田两顷余亩(折算约30多亩)为赞邑士子盘费”(据前美《陈氏族谱》)。由于陈廷光一贯秉公办事不徇私情,因而得罪了上司总督赵之恒,传说这总督贪得无厌,多次借口向陈廷光借钱(实是勒索),被陈廷光拒绝,因而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但终难下手。雍正四年(1726年),驻于赞皇县境的正定协营兵,因军粮不足,军心涣散,扰乱百姓事件时有发生。其长官向县衙求援,陈廷光同意暂贷库粮20石,以解士兵之苦。谁知这一好事竟被总督视为可乘之机,立即对陈廷光进行弹劾。其罪名是“目无皇上,私动朝廷库粮”。幸得朝中主持正义的人替陈廷光辩解,才使他免受谴责。自此,陈廷光对做官心灰意冷,遂于雍正五年(1727年)辞职归乡。
    陈廷光归乡后,再也不望仕途,立志继承先父陈惠先(前美人称为太公)事业,又农又商,组织族人北上南下,经营航运贸易。因而“发迹海滨”、“积厚流芳”、“远渡重洋,艰难缔造”(据陈步墀编撰的前美《乡礼便览》中的祭祖祝文),使前美陈氏家族不断兴旺发达。陈廷光在家乡最大的功绩是采取新法修固隆都堤防。自古以来,隆都自虎扑潭到南溪口,又从樟山至白水湖南北两条堤都是土堤,时常被韩江洪水冲决,使地处低洼、被称为水网之乡的隆都,一遇崩堤就变成“汪洋大海”,田庐损失严重。有鉴于此,陈廷光回乡后,经与都内乡亲父老商量,创用了“龙骨灰堤”(即在堤中舂建一条贝灰墙,外加泥土、沙包)的办法,加固了全都堤围,总长4000余丈,高1丈5尺。陈廷光捐银6690余两。同时还捐建石碑石矶,较好地解除或减少隆都水患。为此,当时潮惠道官员楼严送给陈廷光一块匾额,亲写“急公慕义”四字,予以褒彰。再一流芳后世的建树是兴学育才。他创建了隆都文祠(今隆都中学原校址)并置学田 6 顷余(折算约90余亩)作为全都士子科举之费。还出资捐建了潮属官塘和铁铺两个文祠。在本乡,他创建了一个奇特的民居建筑群,命名为“永宁寨”。全寨建筑面积9000余平方米,至今已有260余年历史,完好无损。
    乾隆十八年,重逢癸酉科开考时,陈廷光年已82岁,经朝廷批准荣获“重宴鹿鸣”。他应邀至省城与新举人一起赴宴,时众多新举人无不羡慕至极,纷纷祝贺。省抚军苏昌,即席赠联曰:“与宴重逢攀桂日,问年已越钓璜时”。此后过4年,陈廷光寿终于家,族人为他谥号泓泽,但士子们则尊称其为“赞皇先生”。朝廷敕授他为文林郎,赐赠奉政大夫。
    陈廷光还是一位爱好文学之人,他能诗善词。不过他写诗作词,只是“寄情酬唱”,无意集作成书。但知音者倒是传抄不少。至清末民国初,前美晚清秀才陈步墀(字慈云,号子丹)将陈廷光的遗作、原稿、抄件都广为搜集,出资刊印,列入他编著的《绣诗楼丛书》。据著名潮学专家饶宗颐编纂的《潮州志·艺文志·集部》记载,在陈氏《绣诗楼丛书》中辑录有陈廷光诗词的书目计有《古瀛词抄》、《四先生诗存》和《十万金铃馆词》。

 

上一篇:蔡熙的故事
下一篇:好官司王岱
版权所有:中共汕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汕头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市委大院9号楼 邮编:515036
技术支持:捷径科技 粤ICP备05070853号 共47535141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