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廉政文化
廉政文化
首页 > 廉政文化        
南昌府通判王天性
  • 来源:汕头廉政网
  • 日期:2007-06-27
  • 阅读数:4719
  • [打印][关闭]

蔡英豪

 

    王天性1525——1609),字槐轩,号别驾,澄海外砂人,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中举人,嘉靖壬子登进士,嘉靖四十年任江西上高县令,为生员辩解而得罪朝官,谪迁数次,嘉靖四十四年官至江西南昌府通判,告老后回原梓,于明万历三十七年(1607)逝世。王天性为官清廉,政绩显著,一生为人民办了许多好事,至今民间仍流传着他的不少传说。

四十大板
    王天性到南昌府任通判,上任不到几天,就有一农夫前来告案,这农夫报称:“昨晚被人偷去一担番薯。”
    王通判问:“是在家里被偷去吗?”
    “不,是在园地上。”农夫答。
    “你的番薯种多久了?”王通判又问。
    “昨天刚种下的。”
    王通判火了,惊堂木一拍:“如此刁民,竟敢捉弄本官,无理取闹,给我重打四十大板!”
    农夫被重打四十大板,押下收监。
    三天后,王通判再次坐堂审案,这个农夫又被押上来,但见王通判走下阶来,亲手为这农夫松绑,扶他起身,命衙役为农夫看座。
    “请原谅本官初来乍到,不熟悉农作习惯吧!”王通判道歉道,“你现在可以回家,案件先缓有个着落……还有,你明天再来,本官有事和你商量。”

通判园
    隔天,这个农夫真的又上南昌府来了,王通判换了微服,带几个随从,就随农夫往园地里而去,人们都认为王通判是为破案件而来查勘现场,其实,查现场之事,早已命人弄清番薯块栽,才有今天的公堂赔礼,而到这园地里,却别有意图。但见王通判卷起袖口,随从给他递过小刀,他就在隔丘园地上取下了一百来条番薯苗,把番薯苗都种下去。王通判还不放心,星夜派出快马,奔回潮汕澄海,把一位堂叔老农请去,协助指导这个南昌农夫把番薯管好。
    过了几个月,这片园的番薯获得丰收,被人们称为“通判园”,番薯可以藤栽的消息传向各乡,农夫们争相来学,就这样,南昌府从此把番薯块栽的落后方法改为藤栽,大量番薯用作粮食和饲料,不用回土,农夫们到处称赞王通判爱民若赤。

百鲎宴
    那时的南昌是一个水泽洼区,内涝严重,土地酸碱不一,到处生长了大量的鲎甲鱼,这厮凶猛异常,人们动他,它就用尾巴把人抽打得青紫成团,血点斑斑;农夫们没有办法,有的把这些怪物看成妖精,有的看成天神,到处祭拜,祈求丰收,然而鲎鱼咬稻而引起成片农田减产以至失收的事,仍层出不穷。
    王天性得知这一情况,急忙驰书家乡,分别在澄海县城和潮州城里请来了两名厨师,在县衙中试做鲎菜,先自己吃,既之又请军士享用。几天后,正是南昌一个民间热闹的节日,他请这两位名厨师做出不同的菜式,通通是用鲎甲鱼作主料,名为百鲎宴,把府里军政要员、儒林界、各乡绅士都请来,还有少许老农,共尝潮州名菜,席间,人们莫不称赞潮汕厨师的好手艺。
    就在宴会行将结束时,王通判才公布:今天我们大家吃的就是“妖精肉”。这一说,有的人作呕,有的人跪下求神保佑。王天性遂向他们讲了许多科学道理,但是,人们还是带着怀疑的心情离开府衙。
自此以后,人们开始偷偷试捉,试吃,逐步蔚为风气,不到两年,鲎患消除了,水稻又获大丰收。

拒奸
    农夫们是最讲究实事求是的,王天性接连为农夫们办了好事,人们感恩戴德,为他立了生祠,王天性为官清正,生活俭朴,廉洁奉公,他身居一府之通判,却还为慕名之正人君子聘为家庭教师,每月为人家上几堂课,得几斗米,他夫人也参加了纺纱织布,勤俭度日。
    王天性的名字已远近闻名,人们熟悉他的名字,奸佞也熟悉他的名字,那时朝廷奸党正阴谋夺权作乱,为笼络羽翼,遂派差使一骑,为王天性送去一封秘密书信,大意是:“某一向惜才,深知大人见高识广,民望高笃,乃国之栋梁,非同凡辈耳,望洞悉时务,共振朝纲……”
    看到这里,王通判命驿子带来使在驿馆住下,面对来书,看了又看,仰天大笑。
    王天性一夜没有合眼,他想着信里最后的话:“如若不从,满门抄斩,死有余辜。”心潮久久不能平静,天刚朦朦亮,王天性就起身,又默然不语。
    王夫人催他吃早粥,这一催,却使王天性开了窍,他拿起毛笔,铺开纸笺,用饭碗倒出粥汤,就写起复信来,把口封好,便命衙役到驿馆引差使来见。差使上得堂来,王天性细心地把回书递交,吩咐差使“一路小心,要亲交某大人,不得有误。”又给了两串铜钱,差使欢喜地走了。
差使才走,王天性回到家中,向王夫人告知:“朝廷奸党作乱,官场坎坷,在下意欲辞官归田。”老夫人甚表赞同。于是托辞老母年老重病,辞官归回澄海。
    却说奸党差使把王天性回书带回,老奸佞拆开,却是一张白纸,知王天性不肯依从,一怒把书丢在地上,那时天正好下着微雨,把庭院檐阶都淋湿了,不料书笺落到地上,受了水,却显出字来。差使又赶忙拾起,禀报老奸,老奸一看,上面写着:
    “王某不才,难受厚爱,大人志鹄,霸主可成。今忠者力薄,佞者横行。祸国殃民之罪魁,唾手可得;千秋骂名之贼子,复有何言!”
老奸佞气得须毛翘卷,然无可奈何。

治家

    王天性不但自己廉洁自律,对家人要求也十分严格。至今,民间还流传着王天性的一个传说。
    嘉靖五十年,王天性家又一桩喜事临门。他的大孙儿王宗得榜上题名,钦命任宁波定海县正堂。这时,王宗得才十九岁,可谓少年得志。王天性鉴于世道坎坷,人心不古,官场鱼龙混杂,遂屡屡去信,要孙儿辞官回家。嘉靖五十四年,他孙儿鉴于祖命难违,无可奈何地辞官回来。
    一家人团聚,这欢喜自不必说,然而有个问题,使王天性不解。
    就在欢庆团聚的家宴上,王天性问道:“我为官一世,两袖清风,你为官三年,却得了这满满三车金银财宝,何来如此本领?”
    孙儿也高兴地说:“这有何难,我公堂上放了两个斗,一个给原告人放,一个给被告人放,谁的金银财帛放多,我就判他有理。”
    王天性又问:“你可曾想过民怨沸腾,冤鬼载道?”
    孙儿又答:“孙儿未听有怨,未遇冤鬼,公公尽管放心。”
    王天性火冒三千丈,他打开龛门,叫孙儿跪向祖宗,又责问孙儿:“你岂有祖宗?岂有生身父母,岂有良心?!”
    孙儿知道祖父震怒,泪流满面哀求道:“我也是为着这个家啊!望祖父大人恕罪息怒!”
    “家可为,民不可殃,廉为贵,俭能自足。你把我多次教言,俺家的家风置于何地?”
    亲人劝阻,老夫人劝阻,王天性立志已决,命两名汉子,把孙儿五花大绑,点上三根清香,跪下尘埃:“祖宗共睹,天地共鉴,我天性无德,孽孙罗罪,败祖辱宗,秽稷害民,唯有付之东流,以祭冤鬼,以息民怨。”言毕,命亲人推出三车金银,连同孙儿王宗得共四车,往金狮喉口而去。
    四乡六里乡贤绅士闻知,前来讨保,老夫人哭得死去活来。

金狮喉决策

    金狮喉在外砂外侧,是韩江支流河口,面临大海,来到这里,王天性命九个儿子当天发誓,九个儿子在严父命令之下,面向大海发誓大义灭亲,把大孙儿王宗得向大海抬去。这时,大衙乡、谢厝乡站出了两个乡贤,上前拦阻:“王大人,你令罪孙,无非为民请罪,以示你一贯爱民,罪一孙而教天下人。”谢厝乡贤说。
    王天性道:“正是此意”。
    “你可知眼下民众思之何物,望之何事?”大衙乡贤又说。
    “请两位道明。” 王天性说。
    大衙乡贤说:“古语云,与民请罪,莫如为民立功,与君负荆,莫如为国效忠……”
    谢厝乡贤再说:“今农夫早冬苦于洪水,晚冬苦于咸潮,一农收而百商馁,五谷稀而百业衰……”
    大衙乡贤又说:“民思海堤、河堤久矣,三车金银,何不用来筑堤,水涝咸潮可御,令孙年轻,可教而不可诛,令其效劳立功,此乃善策。”各乡乡绅,在场民众也跪下讨保。
    看到这种情形,王天性只好放弃沉海罪孙的决定,具体事宜,就交谢蔡两位乡贤安排,谢厝乡贤为王宗得松绑,又押回三车金银,在谢厝乡一间库房锁好,作为兴修水利之银库。
    王天性连夜为郡丞王实庵写了呈文,要求府尊大人下察民情,兴建大堤。王实庵经过查勘,情况属实,决定拨款,官办民助,就这样,经过几年努力,一条长达四十多华里的河海大堤屹立在澄海下半部,蓬洲(外砂)、鳄浦、鮀江三都人民都受益,早晚造年年丰收,人民额手称庆,齐赞王天性之为人。


三口井
    王天性年老的时候,澄海人民尊敬他,为感其恩德,在谢厝乡大路边为其建立“怀德祠”,纪念他在澄海的功绩。
    天性逝世后,他的子孙为他建祠,名为名贤祠,并在祠前挖了三口井,以纪念他除患传艺、拒奸教孙、修筑海堤三大功绩,并命名为绵公井。

 

下一篇:岭海廉吏唐伯元
版权所有:中共汕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汕头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市委大院9号楼 邮编:515036
技术支持:捷径科技 粤ICP备05070853号 共47536908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