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廉政文化
廉政文化
首页 > 廉政文化        
岭海廉吏唐伯元
  • 来源:汕头廉政网
  • 日期:2007-06-08
  • 阅读数:4176
  • [打印][关闭]
岭海廉吏唐伯元

       作者:黄伟雄 黄建智

 

    唐伯元(1540-1598),字仁卿,号曙台。澄海县苏湾都仙门里(今属溪南镇)人。历任江西万年、泰和县知县。后调任户部主事、郎中、礼部主事、尚宝司丞、吏部员外郎等职。他一生廉洁奉公,过着清苦淡泊的生活,被誉为“岭海士大夫仪表”。

一、任令为民, 廉洁奉公
    万历二年(1574),伯元考中进士,被委任为江西万年知县。万年是新设小县,方圆数十里,建置不够五十年。一直未有科榜进士为万年县令,唐伯元为此郁郁寡欢。赴任那天,在京的广东、潮籍官员聚会京郊为其送行。工部左侍郎陈一松受众乡亲的委托,撰写了《送唐曙台万年序》,勉励他“勤恤民隐,不小视万年”,而要“不遗余力”地组织民众搞好生产、治安、礼教等工作,“异日玺书征召,为耳目,为股肱”。伯元闻之“跃然”,深受启发,欣然前往万年。伯元到任之后,没有辜负同僚乡众及朝廷的期望,即召万年众吏进行训诫,提出了:“谨守天职,任贤能、亲贤吏、远嬖佞、明赏罚、谨出入、慎起居、节衣食、收放心、存敬畏、纳忠言、节财赋”十二项吏治新措施。他勤政爱民,常访于山乡,体察民情,采纳群言,清廉公正,诚信护民,施政有方。一年时间,万年这个穷山小县变成“田野既辟,外户不闭,俎豆斯秩,礼乐可兴”,农丰畜旺,人民安居乐业的县份。一年后伯元调离万年时,该县黎民百姓依依不舍,立了生祠奉祀他。
    万历三年,伯元调任江西泰和知县。泰和隶属吉安府,吉安物产丰饶,人才荟萃,如受唐伯元所推崇的三罗,就是当时吉安三贤(即成化二年状元罗伦,弘治六年进士罗钦顺,嘉靖八年状元罗洪先)。“三罗”都是颇具影响的理学家,而且都反对空疏学风,伯元推崇“三罗”的思想理念和执政为民的行为,深得泰和各界人士的拥戴。伯元在泰和任职第二年,为含冤受屈的儒生田生金平反昭雪,田生金出狱后,于万历十年上京赴试,题名金榜,被选入翰林院供职,后升任太仆寺丞。
    伯元在泰和五年,恪尽职守,廉洁奉公,轻徭薄赋,采取了一系列发展经济文化的惠民措施,指导民众发展生产。同时,他还带领民众开凿护城河二千三百多米。倡办学堂,修复古迹。更令人钦佩的是伯元亲自编写历史上第一部《泰和县志》。万历八年(1580),伯元调任南京户部主事,泰和百姓为他立了生祠。
    后来,伯元在他的名著《醉经楼集》中以格言的方式撰写《为令四说》,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详述了作为清廉县令的四条经验:即诚信为民;正确对待权力(“视权要为冰山、视士民如泰山”);正确对待群众,自觉地接受群众监督,司法、财物情况公开(“必令分明、人人共见”)。伯元离世已近五百年,他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思想,仍然值得借鉴;他廉洁奉公、勤政爱民的风范至今犹存。

二、直言上谏 , 忠官义胆
    万历十二年(1584),御史詹事讲疏请王守仁从祀孔庙,明神宗也表示同意。时任南京户部主事的“伯元受业永丰吕怀,践履笃实而深疾王守仁新说,及守仁崇祀文庙,上疏争之”。神宗将伯元的奏疏批给大臣们朝议,因而掀起一场攻击伯元的巨澜。于是伯元被贬到海州任判官。不久又调到保定府任推官。伯元宦海沉浮的遭遇,引起了著名剧作家、礼部主事汤显祖的同情,在《赠唐仁卿谪归海上》和《送臧晋叔谪归湖上,归唐仁卿以谈道贬,同日出关,并寄屠长卿江外》诗作中,汤显祖用他的生花妙笔,抒发了对唐伯元惺惺相惜之情,为我们打开了一面了解明代乡贤行状的窗口。
    万历十三年(1585)由贤臣举荐,唐伯元调任礼部仪制司主事。万历十五年(1587),唐伯元告假省亲,他在潮州郡城小西湖上建“醉经楼”,又在故里仙门倡建“唐氏家庙”,编写族谱,接济族人。
万历十九年(1591)春,时任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的唐伯元,奉旨到民间为神宗帝十岁长子选宫女,事毕之后,本来向朝廷报告一下实际情况也就罢了,可是伯元直言上谏,忠官义胆,写上《论选宫人疏》,直奔皇上而来。名义是一点小意见,其实是给神宗皇帝讲大道理。道理之一是详明自己所选的宫女中有四十岁以上的诚实善良的女子服侍皇太子,使其远粉华而养德性,然后让那些年幼的宫女暂时送她们去学习礼法,等皇太子立为太子,再选择一些去侍候太子,这样做必定会帮助太子养成优良品德。上疏道理之二是用当年覃吉启蒙太子(即后来的弘治皇帝)的事,高宗皇帝如何严格要求自己做以身作则的典范;世宗皇帝自责自省,毫不自满,尚思努力的行为启发当朝皇帝必以先帝为榜样,亲临朝政,接近贤臣,采纳良言,不能怠慢……
    此一奏疏呈上皇上,神宗帝大为震惊,开始认为唐伯元太不守本份了,竟敢上疏教育寡人,后来经过细思,悟出了唐伯元的良苦用心,觉得伯元非同一般。 为此,神宗帝利用早朝的机会,将此奏疏发给朝臣传阅,很多广东、潮籍官员观疏后胆战心惊,认为皇上派你挑选宫女,你竟敢挑选可当乳母的女子进宫,更有甚者是对唐伯元利用选宫女借题发挥,直冒龙颜的做法表示不解,暗地里认为此遭必定惹大祸。朝臣阅罢,神宗皇帝不但不恼怒,反而深受感动,亲笔批下御札,嘉许接纳唐伯元的意见,并称“朝讲久废”,承认过错,自我反省。同时还示谕朝臣不能在皇上面前唯唯纳纳,要像伯元一样敢于和善于提出自己的意见见解,及时上奏办事的过程和结果……。这使唐伯元不胜感慨:“有君如此,其忍负之!”

三、苞苴不及其门,后人景仰
    伯元从当县令起,一步一个脚印,直至升为朝廷吏官,他为 官清正,廉洁奉公,特别是万历二十一年(1593),由于神宗皇帝的器重,钦点唐伯元为文选司郎中。唐伯元竭尽全力,扶助吏部尚书孙丕扬澄清吏治,正确评选录用朝廷命官,受到皇帝及朝臣的钦佩。但是,封建皇朝的宫禁中方方面面的裙带关系及皇亲国戚,以及来自各省地区的势力关系,给吏部工作增加了很大的压力。为防止和堵塞用人上的漏洞,吏部尚书孙丕扬、郎中唐伯元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其中包括吏官问责制、吏官选拔制、吏官抽签分配制、吏官渎职处罚制等。为了确保整套吏治制度的贯彻执行,唐伯元呕心沥血研究制订了一套职官录用分配制度,使吏部工作工整透明。然而,制度的实施过程中,离不开人的工作,这里面,强大的关系网是实施官吏选拔工作(如定级、提升、调动、任用)的一大屏障。 当时的文选司行政事务十分繁忙,每年考选吏官六次。考选之后在单月定品级,同时做好调动及请假期满候补官员的安置。考评和选拔是关系到官员们前途命运的大事,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便在官场上起作用。除了皇亲国戚的“宗亲”之外,同省同县的“乡谊”,夫妇双方亲属结成的“姻谊”,同年同科考中进士或举人形成的“年谊”,严重地影响了官员的公正考评与选拔。于是各种政弊也应运而生。县官上京调选考核要准备财物送京官;科道官到地方巡察,地方官也要贿赂。科道官巡察后,又得准备钱财回朝送礼,如果没有这样做,不但不能升官,还可能被贬而招祸。在这种环境和政弊下,唐伯元没有被污浊所同化,他以淡薄清节、甘之自如的品行,扶助操守劲直的孙丕扬主持吏部官员选拔工作。
    为了杜绝来自宫中权贵的“请托”,唐伯元与尚书孙丕扬拟定并实施了掣签选官法。这种方法将全国分为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四大地域,在竹签上写着任职的地名,让参加候选者自己抽掣,按签委任,实施掣签法,“请托”者不能依仗权势来左右吏部的选拔工作。尽管有人批评这种方法不能量才录用,但大多数应选官员都盛赞掣签法公正无私。在这个几千年沿习下来的封建宗法社会,要避开各种“请托”和营私舞弊几乎是不可能,既然量才录用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在当时掣签选官也不失为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作为主选职官的唐伯元,拒收一切行贿财物,淡泊清廉,“佐尚书孙丕扬澄清吏治,苞苴不及其门”,青史留芳,后人景仰。
万历二十六年(1598),伯元离开了人世。第二年,神宗皇帝“甄别吏部诸郎,帝识伯元名,命改南京他部,而伯元已前卒。伯元清苦淡泊,人所不堪,甘之自如,为岭海士大夫仪表。”(《明史·儒林传》)万历四十五年,潮州府在太平街为伯元建“理学儒宗”坊。澄海县府在衙前街(今称县前街)敕建“春官大夫坊”,在其梓里筑“麒麟亭”。公元2005年,澄海区协和公司斥资三百二十万元、辟地一百余亩,在溪南镇仙门村伯元故里兴建“唐伯元纪念馆”,使潮汕地区增添了一处廉政教育的历史文化基地,人们纷纷慕名前来缅怀这位“奉公守职,勤政爱民,清廉淡泊”的岭海士大夫楷模。

 

注:
关于唐伯元的生卒时间,新编《澄海县志》作“1535——1592年”,然据唐伯元挚友、潮阳人周光镐于万历二十七年应唐伯元之子所请为其撰写的《奉直大夫、吏部文选司郎中曙台唐公行状》中记述“君名伯元,字仁卿……以嘉靖辛丑十一月生君”、“乃戊戌夏,吾奄告殂”,则戊唐伯元当生于明嘉靖辛丑年(1541年),卒于万历戊戌年(1598年)

 

主要参考资料:
①《澄海县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出版)。
②黄挺《唐伯元传略》。载《澄海文史资料》第九期,1992年版
③周光镐《奉直大夫、吏部文选司郎中曙台唐公行状》

版权所有:中共汕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汕头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市委大院9号楼 邮编:515036
技术支持:捷径科技 粤ICP备05070853号 共47534692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