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廉政文化
廉政文化
首页 > 廉政文化        
澄海有座"草衙门"
  • 来源:汕头廉政网
  • 日期:2007-06-08
  • 阅读数:2275
  • [打印][关闭]

作者:李汉庭

 

    在澄海老城区城隍头,有一个地方,叫“草衙门”。它的北面,紧靠着文化局;东北面乃育婴堂旧址,为原民政局大楼。以前,“草衙门”尚有小路一条,民居数座。1997年该地拆建,再也无迹可寻了。
    “草衙门”是何所在?说起来也许有人不相信,在澄海建县早期,这里曾经是澄海县衙的临时办公场所。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澄海建县。隔年,首任知县周行到任,订出县城建设蓝图,着手建县署。县衙后来由知县左承芳、顾奕续建,万历七年(1679年)竣工。从周行莅澄至县署建成,16年间,有周行、张璿、蔡楠、左承芳、顾奕5任知县,均无正式办公地址。万历七年,第六任知县周昊到任,才有新落成的县署在迎接他。
    “草衙门”在城隍庙前,与待建的县署近在咫尺,是适当的办公地址。按周行的计划,澄海城垣、县署、城隍庙、学宫四大建筑,均在这16年中建造。这段时间,整个澄城,不仅没有知县大人的居所,县衙的牌子也只能挂在“草衙门”这个临时搭建的茅舍中。蔡楠等人不敢扰民,只能借住神山寺院。白天骑着马儿进城视事、督工、审案,夜晚回冠山安歇。草衙门,这不起眼的地方,曾肩负过建设澄海的最初重任,伴随着5位知县大人,让澄海在这里起步,走向辉煌。
    相隔一个世纪,澄海又再次碰上“草衙门”时期,这是经过战乱、撤县、复县,又一次历史的转折点。康熙八年(1669年)三月,潮州通判、代理澄海知县阎奇英到任,面临如何重建澄海的大问题。这次所碰到的困难,比106年前建县时何止大十倍?那一次,只不过原来三县的部分百姓合在一起,县城又基本是一张白纸,可以从容不迫地建造。而复县,面对的是到处断垣残壁,荒冢累累,野草蔓蔓;百姓流离失所,啼饥号寒。阎奇英只能因陋就简,在县衙原址盖几间草屋,当作县署大堂,而把有限的资金用在重筑城垣寨垒,兴修水利堤防,安抚灾民流寇,修筑道路桥梁等民生大计上。康熙十年(1671年),知县赵联璧终算获准建县衙,谁知完工仅一年左右,康熙十二年(1673年)便被飓风损坏,仅存仪门及内堂数间,只得又用茅草遮盖。赵联璧、翁与之、毋鲸、王岱,十余年间,又相继在茅舍办公。直至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近邻的一场大火殃及县衙,把“草衙门”烧个精光。百姓实在不忍县令王岱在露天办公,便自动捐款,反复向潮州府申请,王岱仍不急于着手建县衙。他的《重建澄海县堂碑记》写得很明白:“自斥迁后,遇飓风,止存后堂一所,而听治之堂缺然。官此者,仅葺茅茨,总以军务旁午,力不暇及。比余莅任,仍于茅堂视事。旋为邻火蔓延,俱成灰烬。阖邑绅士里民,谬戴余抚绥至诚,前此未有,不忍予暴露风日,愿共捐建,控于郡守,郡守报可,而予仍不欲重困其民以求逸也。迟之又久,而请者至再,以为县治观瞻之地,为民非为官也。使观瞻无所是,吾邑之陋,吾民何以自安?于是,合众力为之,鸠工庇材,不数月而公堂及左右吏胥之舍次第告成。”
    数月完工的县衙大堂,肯定不是什么壮丽的华厦,而且,王岱还尽可能节省费用。当年七月初七,海上漂来一棵大树干,长七丈,围丈二,王岱如获至宝,用它来建谯楼,美其名曰“灵槎楼”。
    住上新县衙,王岱总是心里不踏实,觉得工作环境太好了,百姓为父母官考虑得太周全了。而此时的澄海,多数人尚未解决温饱,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王岱,于心不安啊!碑记写道:
“邑之绅士里民,其为官计者详矣,而居是堂者,其何以答民之勤恳耶?乃名其堂曰‘诚求’,联其左右曰:‘无厉民以自养,无枉道以事人’。是不独余为自励,将励后之居是堂者”。
    好一个心里装着百姓的王岱!有这样“不欲困民以求逸”,鞠躬尽瘁的好官,澄海百姓幸甚!
    32年,10位知县,相继在茅舍办公。历史将记下这一点!

 

上一篇:岭海廉吏唐伯元
下一篇:徐公却金碑
版权所有:中共汕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汕头市监察委员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市委大院9号楼 邮编:515036
技术支持:捷径科技 粤ICP备05070853号 共47535354人访问